2021年11月14日 By admin

茄子的余生好看视频

白婷尴尬的离开了郭政委家,心中愤恨又失落。

她直接开车回了自己家,白婷家住在帝城,一栋普通的居民楼中。

父母都是普通事业单位的,不是什么大富大贵,但是白婷也是从小被娇养长大的。

她长的漂亮,有舞蹈天赋,很小的时候就考到了艺校,之后又进了文工团,而她的父母,更是以有这样的女儿而骄傲。

白婷回到家之后,脸色很难看,眼睛更是红红的。

白母看到她这个样子,心疼的不得了。

“怎么了?婷婷,谁欺负你了?”

白婷不耐烦的推开母亲,坐在沙发上,委屈的很。

“谁能欺负我?不过是我自取其辱罢了。”

“怎么回事儿?”

白婷也不说话,白母有些着急,“是不是你之前说的那个团长的事儿?”

白母之所以知道,是因为白婷回家说过厉晏。

桃花下楚楚动人卷发美女

如此年轻的团长,在白婷的口中,那是非常的崇拜,她提起来的时候,就已经有了明显的爱慕了。

白婷前段时间还对此很高兴的说起来,这几天却似乎不太高兴。

这要不是因为厉团长的事儿,白母想不到别的了。

白婷的沉默,算是默认了。

白母忍不住的数落,“他欺负你了?还是怎么你了?我们婷婷这么好的女孩子,竟然是不知道珍惜,太过分了。婷婷,你跟妈妈说说,要是他真欺负你,让你舅舅去收拾他。”

白婷之所以有今天,很大一部分,是有一个很厉害的舅舅,在军部工作,职位不低。

“你行了,我舅舅又不是会为这种事儿滥用职权的人。我难受是因为厉团长有女朋友了。”

“有女朋友了?那……那是他眼光不好。婷婷何必难过?你以后肯定会遇到更好的。你舅舅不是一直在给你物色更好的军官吗?”

“可是到现在也没有,不是吗?而且别人我是不会再喜欢了,我现在只喜欢厉晏。”

喜欢一个有女朋友的男人了,这不好办。

白母看着女儿伤心的样子,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。

晚上,白父回来,听妻子说起女儿的伤心,他却表现的很不在乎。

“有女朋友了也无所谓。是女朋友又不是妻子,说不定两人就有分手的时候。当然,即便不分手,男人也有时候,明白什么选择是最好的。”

白父的话,其实很明白了。

白母却拧了拧眉头,“可是,这要怎么办?”

“让婷婷的舅舅找那个团长聊一下。他该知道怎么选择。而且我们婷婷又不是什么不好的,她漂亮,又会跳舞,有气质,还有她舅舅在军部的影响力,即便是最年轻的团长又怎么样,日后想要再往上升,不光是要自己的能力的,还要很多无形的影响力。”

对白父这样混迹机关多了的人,有很大一部分人会报着这种跟他一样的想法的。

这是很复杂的人脉关系,其实到哪里都少不了的。

他相信厉晏这么聪明的人,会知道怎么选择的。

“对了,婷婷没说那个团长的女朋友是什么人?有没有什么背景?”

如果那个女朋友是有身份的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
白母摇头,“没说太多,但是应该也就是个普通姑娘,甚至好像是个偏远山区来的姑娘。就是聪明点,考上了帝城大学。应该没有什么背景。”

“呵!行,那就更好办了。你去安慰一下婷婷,让她心里有数。不用着急,她还小呢。给点时间,让那个男人看清楚什么才是最适合他的。”

“好,我去跟婷婷说。顺便跟我弟弟说一声。”

“嗯,他最疼婷婷这个外甥女,知道婷婷的事儿,肯定会帮忙的。”

白母起身,去了女儿房间,安慰了一番,表示这事儿肯定会解决好。

而之后,白母又抽空专门去了弟弟家一趟,这种事儿电话里不好说,只能亲自说。

白家舅舅对外甥女想来很疼爱,如今外甥女有喜欢的男人,他当然要帮忙的。

可是听说厉晏有女朋友了之后,白舅舅就有些不高兴了。

“人家有女朋友,你们还让我搞什么?以权压人吗?胡闹!”

白母无奈,“不是,真没那个意思。只是婷婷太伤心了,只是想要让那个男人给婷婷一个机会。不是说做什么,你这个当舅舅的,跟那个团长谈一谈,就只是谈一谈还不行吗?你就忍心看着婷婷那么伤心吗?”

白余生很无奈。

“我谈一谈能改变什么?”

一旁的妻子却似乎明白大姑姐的意思。

可是她不开口,心中有些不屑的。

白婷想要做小三,还要装模作样,让自己丈夫出头,真是够讨厌的。

"我说大姐,婷婷其实能认识很多优秀的人,这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,没必要非要盯着人家有女朋友的。要是说出去,名声可不好。婷婷的事业受损不说,还会连累余生的。"

白大姐脸色瞬间沉了下来,这个弟妹向来就跟自己合不来。

现在是要撺掇弟弟不管婷婷吗?

“婷婷可是余生最疼爱的外甥女,不过是让他帮忙跟那个团长说一声,又不是要做什么,怎么就坏名声了?余生,你不能不管婷婷啊,她从小就跟你最亲,那时候你还没结婚的时候,你还说要当婷婷是自己的女儿呢,她这么难受,在家要死要活的,要不是没办法了,我怎么会求你?”

白余生也是心疼,可是他妻子却心里暗暗翻白眼。

这个白眼之后,她不再说什么,打算等大姑姐走之后,再跟丈夫好好说说。

白余生最后还是答应大姐,到时候先跟厉晏见个面,至于怎么谈以后再说。

在白大姐离开之后,白余生的妻子立刻不客气的声讨大姑姐。

“大姐就是说的轻松。余生,你也不是糊涂的人,你外甥女这就是活生生的想要当小三,拆散人家男女朋友。这种事儿是你能插手的吗?再说了,听你们的意思,厉团长年纪轻轻,当了团长,还从别处调到了帝城。这种资历,岂能是个普通男人?多少人想调到帝城,多少人努力了很多年想升职,别人看不明白,白余生你还看不明白?这个男人,要是没有点背景,我脑袋剁下来。”

白余生听妻子这般笃定,又是好笑又是无奈。